当前位置:云南经济网-->品牌-->正文
走进大师 感悟生命之美——观曾孝濂先生科学艺术画公益展有感
http://ynjjrb.yunnan.cn  发布时间 2019-01-11 10:03:08 星期五  来源:云南经济日报

毛秋实


 


 


 

      近期,在昆明植物园科普馆举办的《走进大师 感悟生命之美——曾孝濂科学艺术画公益展》,是被誉为“中国植物画第一人”的曾孝濂先生于1988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过“百鸟图”个人画展以后事隔20年,在国内首次举办的个人专题画展。

      曾孝濂先生是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老职工(教授级画家,中国著名植物科学绘画艺术家),供职于分类室绘图组,退休以前和组上同事共同完成了《中国植物志》《云南植物志》《中国高等植物图鉴》《西藏植物志》等多部科学著作中昆植所承担部分的插图,在和同事一起完成各种志书插图工作中,他个人估计完成2000余幅。他个人还设计了《杜鹃花》《苏铁》《绿绒蒿》《孑遗植物》《中国鸟》等9套国家邮票。退休以后马不停蹄,先后完成了《云南百鸟图》《中国云南百花图》《药用植物画册》《花之韵》《曾孝濂水墨画集》《云南花鸟》等多种个人画集的创作,并在国内外出版。《云南花鸟》在“2017书香昆明•好书评选系列活动”中被评为“云南十大好书”之一。

 

 

      念故土情结 一支秃笔答故乡

      本次画展展出了曾先生的多幅自然绘画作品的高仿画作,以“中国传统名花”“云南八大名花”“植物与鸟”“云南特有真菌”“珍奇特植物”“常见药用植物”及“大树景观”等几大主题和板块进行展示,植物画作中还有其暮年新作花卉作品。

      曾先生的作品因内容和形式上的特点,吸引了几家美术馆和博物馆的关注,曾有意为其举办专题画展,都被他婉言谢绝了。他为什么同意在昆明植物园这个完全不具备专业展览条件的地方举办此次画展呢?他说:“……没有别的本事来报答家乡的养育之恩,唯有手上一支秃笔,用它来画故乡的花,故乡的鸟,故乡的树木山水,以此来宽慰自己,也给观者留下些许回味。展现更多的家乡美。”本次科学艺术画展在昆明植物园举办的重大意义还在于:作品中的大多数植物都可以在植物园里探寻到它的实物和活体,观展者可以对照观察和欣赏。没有奢华的装饰和专业灯光,画展以质朴本真的表现形式给大家展示曾大师笔下的自然之美!

      一进展厅我们能看到的简介是那样的低调质朴,括号内的简介是我从网上搜到的,在这里的简介中是找不到的,说明他非常谦虚,从不张扬自己。今年是昆明植物研究所建所80周年,能以一个“老职工”的身份回到工作生活了40年的故土举办个人画展,源于他的家乡情结和对故土的留恋,他说:“我只是一个中学毕业生,是昆明植物所造就了我,我很知足,无怨无悔,乐此不彼。”

      “板凳要坐十年冷”,作为科学院技术支持系统的普通一员,能在平凡的工作中干出不平凡的成绩,源于他爱岗敬业,不忘初心,一辈子默默地用笔为植物树碑立传。他说:“我这个人,从一而终,一辈子就只会做一件事,就是画画,我不期盼人人都喜欢这些画,但愿看画的人能关爱这些大自然里的生命,它们和人类一样,应该拥有生存和繁衍的权利。”

      搞任何艺术都得耐得住寂寞,如今耄耋之年的曾先生依旧笔耕不辍,关门谢客,闭门“造车”,以平均3天一幅画的惊人速度坚持绘画,可以想见除了吃饭睡觉曾先生伏案躬耕的身影。这个“冷板凳”就这样从1959年曾先生进入昆明植物研究所就坐到了现在,依旧初心不改。对于画植物科学画曾先生这样说道:“世人多不屑一顾,我偏觉得味道足。既要坐得冷板凳,也要登得大山头。时而心猿意马闯深山老林,领略狂野之壮美;时而呆若木鸡静观花开花落,澄怀味感悟生命之真谛。动静之间寻觅灵感之沃土。以勤能补拙,死扣硬磨,练就无法之法。凝花草树木于笔端,哄慰自己,也给观者留下些许回味。随意而安,尽力而为,平平淡淡,自得其乐。”

 


 


 

      因心中有爱 一花一鸟皆生命

      2017年7月在深圳举办的第19届国际植物学大会上,植物艺术画展吸引了来自全球诸多与会者和国内观众的目光。代表当今中国植物艺术画最高水准的画家曾孝濂先生专门为这次大会创作了10幅作品,作为评委作品首次展出,在这次展览中我们有幸看到了其中的4幅作品。

      “我欠你的绘画真理,我将在画中告诉你。”(塞尚语),曾先生提出生物绘画最高的境界是:还原它的生命,让它迸发出一种生命的力量,热情讴歌,而不是冷漠再现。

      一花一鸟皆生命。对于曾先生的花卉作品,早在20多年前的特种邮票《杜鹃花》里我们就已经非常熟悉了。我先入为主地觉得曾先生的花卉作品就是饱含着生活的热情,有着炽烈的色彩,浓郁的芳香,譬如以云南特有的杜鹃花,山茶花,马缨花为代表的作品。在此次展览中,让我驻足许久的是《莲瓣兰》和《忍冬》两幅作品,兼工带写,清幽淡远,能将工笔画和写意画两种不同的绘画技巧融入一幅植物科学绘画作品中,这就得有很深厚的工笔画和写意画的功底和创新手法了。工笔画,崇尚写实,求形似,是以工整者多。写意画却是用简练的笔法描绘景物。写意画多纵笔挥洒,墨彩飞扬,较工笔画更能体现所描绘景物的神韵,也更能直接地抒发作者的感情。能二者兼有,客观真实地再现植物的形态又能融入自己的情感,达到自己想要的意境,实属难上加难。

      走近《莲瓣兰》一画,兰香幽远,淡淡扑鼻,沁人心脾。其画面淡雅别致,疏密错落,花瓣飞舞灵动,千面百态,婀娜多姿。兰叶舒展自如,柔中带刚,俯仰挺健,整幅画面远近错落有致,浓淡相宜,虚实相生相伴,明暗对比得当。气质如兰,这也是曾先生人品的真实写照。

      《忍冬》略微比《莲瓣兰》香气浓郁一些,但是从整幅画面的构图和色彩来看,《忍冬》则更为强调一个“忍”字,有老桩撑起新枝蔓的隐忍之力,含蓄而厚重,向上拼搏攀爬不止。忍冬花的叶片厚而不肥,柔而不弱,花瓣灿烂而不妖丽,舒展而不张扬,隐忍含蓄内敛。花蕊更是挺而不僵,展示出忍冬花勃勃向上的生机。从色彩上来说也是含蓄沉稳的调子,翠而不浮,黄而不燥,初白后黄,跟忍冬花的药理很是匹配,清新怡人。耐得住寂寞,忍得了寒冬,“顽强的毅力可以克服任何障碍。”(达•芬奇语),没有这种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耐得住寂寞的忍冬精神,用自己的生命为植物代言,曾先生是不可能画出这样富有感染力的作品来的。

      黄胸织雀是鸟类中的建筑师,亲眼在西双版纳见过雄鸟织巢的曾先生在《黄胸织雀》一画中,能将千头万绪的白茅草编织得和黄胸织雀的真巢一模一样,那是有多么不易啊!这也正如他从艺以来,一直这样用一幅幅的植物画编织着自己的艺术人生,坚韧不拔,持之以恒。他亦堪称植物画的建筑师,可能很多人都无法接受画植物科学画这样“单调”的工作,但更多的人却也更无法触及他丰富的内心世界。能编织成这样具有音韵美、节奏美、和谐美,单调而不简单,密集而不杂乱,充满灵动感,充满温馨感,充满织雀精神的作品,我不禁对曾先生更加肃然起敬。

      一个有着爱国情怀的杰出画家,也才能堪称大师,曾先生就是这样一个饱含爱国情怀的艺术大家大师,让我们一起走进他的画作《中国鸟》,画中的红腹锦鸡,又名金鸡,为中国特有鸟种,传说这就是凤凰的化身。曾先生的这幅画生机勃勃,动静结合,或闲庭信步,或切切私语,或呼之欲出,或临空展翅,或嗷嗷待哺,或温暖关爱,或期盼憧憬,神态逼真,色彩鲜活,而整幅画面以雌雄两只锦鸡为主,主题亮丽鲜明,画面和谐热烈,笔触细腻精致,背景的红嘴蓝鹊是经常见于花鸟画的题材,是一种寓意吉祥的鸟,长尾代表长寿。整幅画呈现出的暖调子给人以怡然自得的温度,能在这样一幅作品中融入这么多的内涵,也是曾先生对家国的最美好的憧憬情怀,是从心底流淌出来的艺术语言。


 


 


 

      踏千山万水 一枝一叶总关情

      以他充满温度的的作品《苦瓜》为例,我们可从几方面去解读曾先生的植物画艺术。首先,人品决定了艺品,能够以苦为乐,正因为有这样吃苦耐劳的精神去作画,我们才能从其作品中品出甜味来。代表了曾先生的暮年之作的《苦瓜》,从色彩上看,整幅画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那只熟透了的带着金黄色的苦瓜,通过色彩的协调过度,形象的丰盈描绘,展现了苦瓜饱满的精神世界,独特的个性气质,这何尝不是曾先生自己的真实写照!其次,从整幅作品的构图来看,有老、中、青三只苦瓜,还有开得正好的花朵,含苞待放的骨朵,枝蔓枝叶错落有致的藤叶,寓意着生命的生生不息。曾先生说,他的植物画作品是从构图和绘画技巧上追求自己的创意和创新的,从《苦瓜》一画上我们就能看出他在植物画构图上的独具匠心之处。再次,细致入微,栩栩如生也是曾先生的植物画风格之一,观《苦瓜》一画,我们仿佛能听到蜜蜂飞动的声音,藤蔓攀爬的声音,花开的声音,绿叶滴翠的声音,这些声音从何而来?源于他为生物绘画注入了自己全部的爱和情感,我们能看到整幅画迸发出了生命的活力,而不是呆板的再现。

      一枝一叶总关情。在展厅一进门的左边是一幅记美国加州被誉为“森林巨人”的红杉林画作《异国雄风》,树干直入云霄。右边是绘于北京的《圆柏古树》,树干遒劲有力,两幅作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岁寒知松柏,圆柏象征坚贞,傲骨峥嵘,庄重肃穆,且四季长青,历严冬而不衰。两幅作品画风相似,但画面呈现的内容却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曲直对比,刚柔对比,在色彩上也是两种对比,一种暖而不艳但略显张扬之势,一种冷而不淡但含蓄内敛沉稳。“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唐•张璪语),可以通过这两幅画将曾先生踏遍千山万水后的丰富的人生阅历,丰富的内心世界,丰富的创作语言,丰富的表现手法,丰富的艺术根基,强烈的爱国情怀,民族人文情怀一览无余。

      然而这种人生的积淀,更能让曾先生畅抒胸意的作品则是他此次展出的大树景观作品,《寒风吹罢遍地金》所展现的是曾先生老当益壮,激情豪迈的一面,根深才能叶茂,已是遍地金黄,艺术人生收获的时节,落叶归根的同时又孕育着新的希望,希望生命不止,耕耘不辍,艺术之树常青常新。

      如今,全国专职从事绘制植物科学画的人不到10人。 “绚烂之极,归于平淡。”(弘一语),已是暮年的曾先生,心中除了对艺术的追求的豪情壮志之外,却向往的是另一种心灵宁谧的归宿——《小桥流水》,当我得知这是曾先生自己平生最爱的一幅画作时,又瞥见了《古道西风瘦马》一画。“莫把丹青等闲看,无声诗里颂千秋。”(明•徐渭语),画亦传情达意,淡泊名利是曾先生一生的崇高精神追求,无私心杂念,不为物欲左右,用自己的生命去画活了千千万万植物的生命,用自己的灵魂去倾听另一个生命的灵魂,也只有这样,他笔下的植物动物才栩栩如生,鲜活灵动,才这般富有生机勃勃的生命力,也才这样富有感染力。也基于此,才有了今天这次回归故土,回归昆明植物研究所这个他工作生活过的地方的公益个人画展,曾先生这样说:“退休多年了,只顾画画,很少见老同事,年轻的同事也多不相识了;画如其人,就当以此向大家做一次汇报吧。” 这是何等的谦虚、平淡的心态。

      “只有形式对心灵产生作用时,我们才能理解和欣赏一件作品;也只有通过形式,我们才能理解内容并欣赏一件作品。”(康定斯基语),以我的资历和学识,是没有资格给曾大师这样的大家作文的,但源于内心深处对他的无比敬仰,还源于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曾大师曾在21年前给我这个晚辈题字勉励道:“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对我的内心触动很大,多年来常常想起曾先生的这句题诗,一直激励着自己前进。之后我又收集了曾先生从1991年设计《杜鹃花》以及《高山花卉》特种邮资片、《牡丹》普通邮资片等,就更加喜欢曾先生的画作。源于这种心灵的感召,这次特意慕名前往观展,在展览馆里转了一圈又一圈,看了一遍又一遍的我,唤起了对生的渴求,美的洗礼,爱的永恒,艺的无涯的感悟。但还是无法用言语去为您解读曾大师那些饱含深情的画作,今天就以管窥豹地谈一点自己肤浅的观展心得以抛砖引玉吧!百闻不如一见,期待您用自己的眼光,自己独特的视角去走进大师,感悟生命之美吧!


 


 

      【作者简介】毛秋实,女,曾在《边疆文学•云南文艺评论》杂志和《云南法制报》《云南经济日报》等报刊发表过文艺理论、文艺评论《论新诗的音韵美节奏美和旋律美》《抵达与终结——评雷杰龙的短篇小说新作<卡瓦格博的雪>》《危险的狩猎:黑色幽默背后的红色警示——评张庆国的中篇小说<如风>》等。

责任编辑: 郭云旗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08623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经济网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经济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