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云南经济网-->经济与法-->正文
昆明中院一“执转破”案件存疑 破产清算为何突如其来?
http://ynjjrb.yunnan.cn  发布时间 2018-07-13 09:38:28 星期五  来源:云南经济日报

      核心提示:

      原本是一桩只需坐等分钱的已执行裁定财产纠纷案件,最终等来的却是“已无可供执行的财产,并将导入破产程序”的噩耗。 由同一人民法院出具的两份《执行财产分配方案》,间隔时间只有10余天,后一份却多出一个参与分钱的“第三者”。

      本报记者

      原本是一桩只需坐等分钱的已执行裁定财产纠纷案件,最终等来的却是“已无可供执行的财产,并将导入破产程序”的噩耗。

      由同一人民法院出具的两份《执行财产分配方案》,间隔时间只有10余天,后一份却多出一个参与分钱的“第三者”。

      作为帮助债权人张金涛处理案件执行相关事务的刘石玲,在6月下旬一个阴雨连绵的下午向记者讲述整个事件经过时,愤懑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苦苦等来的“噩耗”

      刘石玲回忆称,原告张金涛与被告云南中技管桩有限公司、颜小荣等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于2014年8月4日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并于同年11月由昆明中院进行了调解,调解被告归还原告借款本息共计1700万元。

      2018年1月10日,昆明中院作出明确的《执行财产分配方案》,其中写明“申请人张金涛受偿案件本金人民币17000000元”,与调解归还数额一致。

      在经过一阵漫长而煎熬的等待之后,5月25日这天,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砸在刘石玲的头上。

      刘石玲在浏览新闻网页时,不经意间发现“今日头条”转载全国法院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信息网发布的一篇题为《昆明法院“执转破”工作取得突破性进展》的文章,其中提及“云南省晋宁县人民法院移交的以云南中技管桩有限公司为被执行人的案件共计4件,执行总标的约为人民币6680万元,经查控,该公司一块评估值约为3151万元的土地已被另案查封并执行,公司无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

      这让原本满怀希望的刘石玲大吃一惊。

      因为,这块已被另案查封并执行的土地,就是张金涛与其它几位债权人坐等分钱的已被法院公开拍卖并下达《执行裁定书》及《执行财产分配方案》同一块土地。

      在昆明中院于2018年3月30日出具的一份《执行裁定书》中,记者看到,昆明中院受理的债权人张金涛、杨芳、王向荣与被执行人云南中技管桩有限公司、颜小荣等的财产纠纷案件,已由该院于2018年1月10日作出(2014)昆民执字第799、899、900、901、902号执行财产分配方案。

      债权人受偿如下:“1、(2014)昆民执字第899、900、901、902号申请人张金涛受偿案件本金人民币17000000元。2、(2014)昆民执字第799号申请执行人王向荣、杨芳受偿案件本金人民币10066317元。3、因拍卖款项已分配完毕,无剩余价值,其他申请分配的单位及个人无金额可供分配。”

      刘石玲对突如其来的噩耗难以置信。更让她再也无法平静的是,文章内容显示,昆明中院已裁定受理该起案件的破产清算申请,下一步,案件将由昆明中院清破庭按照破产程序审理。

      这意味着,刘石玲等债权人的前期所有努力与周折,将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下场。

      同样收到“执转破”消息的,还有另一债权人杨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北京市北斗鼎铭(昆明)律师事务所律师符林山。

      符林山向记者回忆称,6月20上午,他突然接到昆明中院工作人员的一个咨询电话。“问我是否知道这个案子已经执行终结的情况,我当时就感到非常震惊。”

      符林山说,他当时连忙告诉法院工作人员,这个案件自2014年申请执行以来一直在走执行程序,虽然中间更换了五六个法官,但始终没有收到过该案执行终结的任何书面裁定或短信通知。

      暗藏玄机的执行财产分配方案

      在整个案件执行过程中,刘石玲和符林山的苦恼和不解,源于在他们根本不知情的情况下,一个名叫杨庆生的债权人不明缘由地插入。

      记者注意到,在两份落款日期分别为2017年12月21日、2018年1月10日,但均为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执行财产分配方案》中,在“本院查明”一项内容的表述中,前一份分配方案只有4条内容,后一份分配方案则有5条内容,多出的一条内容表述为:“(2015)昆执字第00249号申请执行人杨庆生与被执行人云南中技管桩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案,我院于2015年3月10日作出的(2014)昆民三初字第179号民事判决书确定由被执行人云南中技管桩有限公司向申请人归还借款本金54535550元。”

      另外,昆明中院出具的《执行财产分配方案》写明:本院认为由于刘石玲(张金涛)为(2014)昆民执字第899、900、901、902号案件首轮查封申请人,故刘石玲(张金涛)为第一顺位债权人,依据(2014)昆明三初字第105、106、107、108号民事调解书优先受偿本金人民币1700万元;王向荣、杨芳为(2014)昆执字第799号轮候查封申请人,故王向荣、杨芳为第二顺位债权人。

      唯一不同的是,第一份《执行财产分配方案》注明王向荣、杨芳的受偿金额为拍卖土地所得价款中人民币10543817元,第二份《执行财产分配方案》中的受偿金额则为人民币10066317元。

      记者发现,在由昆明市晋宁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9月18日出具的《杨庆生与云南中技管桩有限公司、颜小荣、颜剑鸣、王菊花、杨维德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执行裁定书》中载明:申请执行人杨庆生与云南中技管桩有限公司、颜小荣、颜剑鸣、王菊花、杨维德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昆民三初字第179号调解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申请执行人杨庆生于2017年4月11日向本院申请执行。本案执行标的为支付借款本金54535550元及利息,执行费121936元,但在执行过程中,因被执行人云南中技管桩有限公司、颜小荣等被查封财产无法变现,且无其他可供执行财产,申请执行人杨庆生同意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据此,昆明市晋宁区人民法院依据相关法律规定作出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裁定。同时明确,如发现被执行人有履行能力、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时,申请执行人可再次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

      “案件已转入‘执转破’程序,正在审理中”

      对于前述案件,7月6日上午,记者联系到昆明中院执行局局长李志昆,并提出关于两份《执行财产分配方案》为何存在差别,且案件在刘石玲、杨芳等债权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已转入“执转破”程序相关疑点问题后,其短信回复称,感谢记者对执行工作的关心和关注,但就案件具体情况没有作出回应。

      随后,记者电话联系到当时经手案件的《执行财产分配方案》落款书记员夏春来,其表示,两份《执行财产分配方案》应该以落款日期靠后的一份为准,日期靠前的一份是法院作废的。

      对于另一债权人杨庆生参与财产分配的相关疑问,其表示,“在前一份《执行财产分配方案》印发之前,杨庆生没有提出异议和申请。后来,杨庆生提出异议和申请之后,法院作出新的裁定,才把他加入到后一份《执行财产分配方案》中。”

      对于案件转入“执转破”一事及最新进展情况,夏春来称,“确实已转为破产案件,案件正在审理中”。

      律师:应按原执行裁定和分配方案继续执行

      “还在走执行程序的案子,执行款也还没有兑现给债权人,突然就传来将要进入破产程序的消息,这太不可思议了。” 符林山律师认为,这样的“执转破”还当作成绩来宣传,无异于是在“拔苗助长”,从执行程序和法理上来说也是说不通的。

      他向记者分析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执行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之规定:债权人或者被执行人对分配方案提出书面异议的,执行法院应当通知未提出异议的债权人或者被执行人。未提出异议的债权人、被执行人收到通知之日起十五日内未提出反对意见的,执行法院依异议人的意见对分配方案审查修正后进行分配;提出反对意见的,应当通知异议人。异议人可以自收到通知之日起十五日内,以提出反对意见的债权人、被执行人为被告,向执行法院提起诉讼;异议人逾期未提起诉讼的,执行法院依原分配方案进行分配。

      符林山律师认为,在整个案件执行过程中,虽然他了解到杨庆生确实提出过异议,但已被执行法院驳回,且就此分配方案至今未收到其向法院另案提起过诉讼的消息。依据法律规定,异议人逾期未提起诉讼的,分配方案就已经生效。因此,整个案件应按昆明中院下达的原执行裁定和执行财产分配方案继续执行分配,并优先将可供执行财产分配给第一、第二债权人。

      符林山律师告诉记者,他代理的债权人杨芳、王向荣与云南中技管桩有限公司、云南中管砼业有限公司、颜小荣等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已由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强制执行,于2014年11月30日下达(2014)昆民执字第799号执行裁定书。裁定内容为:冻结、划拨被执行人云南中技管桩有限公司、云南中管砼业有限公司、颜小荣、何方、颜剑鸣、柴俊宇、杨贵在银行的存款19970683.4元及利息,或对被执行人云南中技管桩有限公司、云南中管砼业有限公司、颜小荣、何方、颜剑鸣、柴俊宇、杨贵价值19970683.4元及利息的财产予以查封、扣押、拍卖、变卖。

      2016年4月、5月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杨芳、王向荣的申请委托拍卖公司对云南中技管桩有限公司名下坐落于呈贡马金铺乡小营村委会的工业用地进行拍卖,但两次均流拍。后又依第二轮候人张金涛的申请,再次对该土地进行评估、拍卖。

      符林山律师称,他从昆明中院执行局了解到,该土地已于2017年8月5日、2017年9月22日拍卖成功并成交,成交价为27543817元,扣除相关费用后实际分配27066317元。

      记者拨通了为债权人杨芳处理案件相关事务的其父亲杨跃金的电话,其表示,对正在执行的案件突然转入“执转破”一事毫不知情。

      突如其来的“执转破”消息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利益博弈,或者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刘石玲、杨芳等多名债权人数额不小的合法利益,是否真的会落得个“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结局?记者将进一步追踪调查。

责任编辑: 郭云旗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08623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经济网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经济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