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云南经济网-->调查-->正文
昆明无人机调查
http://ynjjrb.yunnan.cn  发布时间 2017-05-19 14:36:22 星期五  来源:云南网
 
无人机功能强大(网络图)
昆明长水国际机场净空区域图(资料图)

云南网讯(记者 邓建华 实习生 张彤)不久前,昆明机场出现的无人机“黑飞”扰航事件,迎来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监管风暴,云南省政府重拳整治无人机“黑飞”。此前的5月12日,云南省正式发布云南15个机场禁止无人机飞行的净空区范围图。云南正以零容忍的态度,从2017年5月至8月,将在全省范围内开展无人驾驶航空器专项整治活动。而昆明无人机的市场情况如何?无人机玩家们又是如何看待此次新规?云南网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网络图)

实名制登记:落实并不到位

5月16日,国家民航局宣布,目前已经初步完成了民用无人机登记注册系统的开发,并将于18日上线运行,6月1日正式对质量250克以上的无人机实施登记注册。同时正在建立无人机登记数据共享和查询制度,实现与无人机运行云平台的实时交联。昆明市场实名登记的情况如何呢?

位于昆明圆通北路的云南驭游无人机科技有限公司门店是大疆公司零售批发销售商之一。该公司老板告诉记者,许多大疆无人机零售门店都是从他们这里走货。“从上个月中旬,我们这里就需要实名登记备案了。”老板称,从上个月成都机场无人机违规飞行事件发生后,门店所属的文林派出所让他去开会,并要求每卖出一台无人机都需要实名登记后送派出所备案。

不过,实施过程中遇到了问题。零售无人机都能做到实名登记身份证等信息,但当有中间商过来批发几十甚至上百台无人机转卖出去,就只能登记一下中间商电话。

无人机实名登记落实并不到位

记者看到店家出示的登记表名称为“低慢小飞行器销售记录表”,需要登记购买人姓名、电话、身份证号码、无人机机型、用途以及购买日期。表上已有人填写过的痕迹。

门店老板还提到“有很多人会几百块自己上网买零件安装无人机,没有安全保障,起飞速度极快,飞友称这种机器为穿越机,发生事故的可能性较大。”

随后,记者又走访了数家销售无人机的店铺,大部分店家都表示不需要实名登记备案。

昆明西昌路上有许多家专门卖测绘仪器的门店,记者随机走入几家店铺,店家都表示有各种品牌无人机售卖,包括大疆,零度智控等品牌,但店里没有现货,于是提供给记者一个电话号码称对方为无人机专业人士,可以电话咨询一下。

电话里,对方称无人机实名登记原则上是从今年6月1日开始实施,目前没有收到相关部门要求实名登记的信息。对方表示,实际上,现在购买无人机都不需要实名登记,给钱就可以把机器拿走,很多政策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只要不乱飞被抓到都不需要担心。“想要实名登记可以去派出所,但没有实际意义”,他说,备案手续繁琐,主管部门也没有那个心力管理那么多的民间无人机玩家。

“不用实名登记备案,你玩的时候小心点不要在机场禁飞区玩就可以了。”另外一家门店如是说。他还称,无人机的限高500米,其实只要把机器上警报解除,飞1000米高都没问题。

可见,重拳打击无人机实名,还需要花大力气。

一个无人机拥有者的朋友圈

一个无人机拥有者的朋友圈

资深玩家:玩家千人受过培训的仅约100人

“老鹰”是一位资深无人机玩家,他曾获得过全国航空航天比赛银牌、代表国家到国外提供无人机飞行支持。他算是在无人机圈子里的老人了,他见证了无人机从兴起到普及的十年发展,如今也在云南昆明从事专业级无人机培训教练方面的工作。

据老鹰介绍,无人机可以简单分为两类,一类是专业级无人机,重量重、体积大、价格几十万到上百万不等,主要将其当做一种工具运用于农业、地理、军事等方面。另外一类,就是现在人人喊打的消费级无人机,它操作简单、体积小、重量轻、便于携带,价格相对亲民,几百至一两万就能入手,故使用人群基数十分庞大。由于准入门槛低,人们不再把它当做单纯的工具在使用,更多的人把玩无人机变成了自己的兴趣爱好,很多人称无人机为“会飞的照相机”。

“光大疆一个公司就有几十万注册用户。”老鹰称,目前我国销售消费级无人机的厂家主要以“大疆”为代表,类似于手机中的“iphone”,还有“零度智控”、“Parrot”、“小米”等公司也在销售消费级无人机。现今中国至少有上百万消费级无人机玩家,只有两万余人受过专业无人机驾驶培训。在云南地区,消费级无人机玩家有1000多人,而受过培训的基本在100人左右。

 

新兴的无人机培训机构行业(网络图)

初尝玩家:“无人机驾驶员培训现在没必要”

贵州贵阳的业余玩家I'mT.Q今年刚踏入这个圈子。他告诉记者,自己是一名摄影爱好者,看到朋友操作无人机航拍,自己非常喜欢这种摄影方式,今年一月以7999元的价格购买了一架Mavic pro又名“翼”的便携式无人机。这款无人机机翼展开后,大小约为25cmX25cm,属于固定翼四轴无人机。在网上简单学习了教程之后,他就找了一个空旷的郊外进行了试飞。“操作还挺简单的,学习一下就能上手。”

之后,他多次在贵阳郊外、川藏线风景区使用无人机航拍风景,“在市内也飞过,因为工作需要,但是飞的少。”因为市内飞行无人机GPS信号差,阻挡物多,相对于野外飞行市内飞行安全性低,除了工作需要他极少在市内飞。“有一次离建筑物就有0.4米,差点无人机就撞上去了。”I'mT.Q称,他在玩无人机时都非常小心,但还是有一次差点出了事故。

据他了解,无人机在安全领空限飞500米,特定区域120米,而贵州山地较多,云层厚,他的无人机基本飞行高度在100-300米,“飞再高就拍不到什么景物了”。

“我们飞友圈都很反感那些在禁飞区域玩无人机的人,不仅是危害了公众安全,还给无人机飞行圈抹黑。”I'mT.Q说,虽然自己非常想在机场这些禁飞区尝试一下,但是太危险,最终没有成行。

对于是否参加无人机驾驶员培训?他称,他目前还不到必须去的时候,必要时他会去参加培训。对于申请空域,他表示自己只知道在新加坡用600美金可以申请空域,在中国,还不了解在哪里可以申请。在自己认识的10多名无人机爱好者中,有人的无人机展开机翼后长达一米左右,但无一人参加过无人机驾驶员培训,“现在感觉没有那个必要。”

 

(网络图)

人人自危:“圈内像爆发了‘白色恐怖’”

5月12日,云南召开打击无人机"黑飞"保护净空环境新闻发布会。云南将加大群众举报无人机“黑飞”奖励力度,从此前的1000元提高至10000元。各省市都纷纷对规范无人机飞行采取了一系列的严打措施。

“现在基本不敢带着无人机出门,市民可不管你是不是在违规飞行,看见无人机就举报,就要被送进派出所写保证书。”一位昆明资深无人机玩家称,这种“白色恐怖”笼罩在他们心头,无人机圈内人人自危,玩无人机不再是一种乐趣,变成了一种负担。

老鹰称,最近一段时间,他们圈内很多人都被举报了。“本来想拿着无人机去拍景散心,在非禁飞区域尝试起飞,结果人家一看到就举报,派出所马上赶到,将他们带回派出所审查。”他说,市民只要看到有人拿着飞机航模,就连小孩子玩的那种玩具飞机,只要能飞起来,全都举报,基层警察也不了解无人机和航模的区别,只要有可能就判定为黑飞。圈内人都把这种行为称作“白色恐怖”,很多飞友谈无人机色变,已经到了人人自危的地步。

“绝大多数航空器拥有者的素质是比较好的,能够管理自己的飞行器,只有极少数飞友不了解禁飞区域、不够重视还报有侥幸心理,作出危害公共安全的飞行行为,我们都非常反感也强烈请求有关部门严打这类人。”老鹰表示,因为机场平旷,同时爱好无人机的飞友也对真正的飞机怀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才会有一群人怀着侥幸心理在机场禁飞区使用无人机。但恰好这群人就将全国上百万无人机持有者推到了风口浪尖。

相关阅读:

云南公布各民用机场净空保护区图 多部门联合打击无人机“黑飞”

【打击“黑飞”系列报道一】对大家都叫好的实名制 昆明玩家有话要说

责任编辑: 郭云旗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08623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经济网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经济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