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云南经济网-->第一阅读-->正文
舌尖上跳舞的主角
http://ynjjrb.yunnan.cn  发布时间 2017-04-13 11:12:45 星期四  来源:云南经济日报

    经报记者 喻 波 黄磨西

    这年头,什么生意都不好做,这是众人皆知的事实。商场如战场,不仅要比价格和服务,最重要的是质量,因为现在市场上以次充好的产品太多了。

    俗话说,喂进嘴里的买卖好做成,像这样的生意还真是可遇而不可求。谁不盼望着每天店门一开,吃货们就自己送上门呢,而且一道道美食能让食客吃进嘴里记在心头呢。

    不过,还真有人歪打正着遇上这好事,更令人惊讶的是,这舌尖上的生意最后成就了一番事业。刘兴炜,就是在这舌尖上跳舞的主角。

    跋涉为了找寻希望

    4月8日一大早,习惯于晚睡早起的刘兴炜便来到昆明市盘龙区新迎小区新兴路。与往常不同的是,今天由他率领的云南卓容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新创立的品牌“牛五郎清真园”宣告开业。

    乳白色的商务休闲裤搭配着一件白色的太子衬衣,一席洁白衬衣托起那张笑脸。朋友常说他没有愁的时候,这招牌似的微笑一天能挂在脸上24小时。只有在讲起自己的两套大马三和大三元被梁上君子砸车窗偷走时,这笑脸里才露出了几许无奈。

    新店开业,作为公司董事长的他没有忙前忙后前呼后唤,而是与朋友围着餐桌品着家乡带来的苦荞茶谈笑风生,话题自然离不开创业之路。

    2001年的初春,喧闹的昆明长途汽车站广场依然寒气逼人。刘兴炜随着外出打工的人流出了车站口,衣着单薄的他被冻得浑身发抖,但看着鳞次栉比无边无际的高楼大厦和川流不息的人群,却禁不住乐了:啊!昆明这么大,我肯定有发展机会,肯定能生存下去!

    过春节时一个在昆明打工的老乡回家,说昆明的工作好找。就这样,年一过,他就随着打工的人流“流”进了昆明。四处寻找,他在一家饭馆找了个月薪300元打杂的工作。在这里他的活干得最多,受的气挨的骂也最多,得到的报酬却最少。一气之下,他炒了老板的鱿鱼。

    “其实我的理想是当一名厨师,我们端盘子洗碗每月只有300元工资,而厨师能拿到1800元啊!”说起厨师的“巨额”工资时,现在的刘兴炜还一脸羡慕。

    他走出才干了几个月的饭馆,却走进了另一种生活。他的勤勉肯干给经常到饭馆吃饭的某个杂志社负责人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叫他到杂志社去拉广告,每月除了底薪还有提成。

    广告与设计如同一对孪生姐妹息息相关,正是杂志社广告部这份工作让他频繁地接触到设计。当拥有了第一桶金后,他便挥别杂志社开起了印刷厂和广告公司。

    2008年,刘兴炜遭遇到了自己事业的低谷期,就在心灰意冷的时候,他到一家火锅店就餐,那顿饭,让他记忆非常深刻,排了半个多小时才吃上饭。“难道餐饮行业这么好做,这么赚钱?”

    反问中他也给印刷厂和广告公司仔细算了一笔,“辛辛苦苦干一年,看似挣到钱了,但只不过是个数字,得等客户的欠账收回来那才是真金白银。”

    反复比对中机遇也如期而至,一家餐厅打出转让广告,没多想的他就接了下来。还没等脸上露出笑容,发愁的事也跟着而来。虽说自己在餐厅干过,但只不过是端盘子洗碗的杂活,如何经营好一家餐厅想起来都令他头皮发麻。

    有句老话“朋友多了路好走”,接到求援的朋友当天就从丽江飞过来,手把手地教他怎么经营好餐厅。“嘿嘿,从那天起我便走上了餐饮这条不归路。”

    火塘一亮心就亮堂

    不记得是在哪本书上看到的这几句话:“假如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那有钱人到底从哪儿来呢?普通人时常怀疑富人是外来的异类,果真这样吗?他们的血液是钞票色的吗?他们的视线会拐弯吗?为什么他们看见的商机我们看不见?”

    “这真是一些有趣的问题,很幸运,关于这些疑问,我在总结自己这几年创业之路时找到了答案,至少是部分答案。”刘兴炜说。

    把开餐厅当作填补温饱的工作还是事业,两者间他选择了后者。他也深知,自己想在餐饮这条路上走得更远,必须打造自己的品牌,成立自己的餐饮公司实施标准化管理。

    昆明可能记不得“刘家火塘牛肉”问世的日子,但忘不了其的美味。出生在昭通市昭阳区的刘兴炜将其取名为“刘家火塘牛肉”,有着太多的儿时情结。

    “山里的火塘藏着个太阳,红呀红通通呢照着那扇窗,山里的火塘搂着个太阳,热呀热和和呢暖着这间房……”青年歌唱家陶建阿成的这曲《山里的火塘》能更好地诠释火塘文化。

    在滇东北农村的家庭中通常都有一个或几个火塘,成为人们在家中取暖、照明、做饭、睡卧乃至进行人际交往、聚会议事的重要场所。

    “柴火不息哟调子就唱,脚架不冷哟弦子就响,苦也好累也好不会忧伤,火塘一旺哎家就兴旺。”走进“刘家火塘牛肉”你能寻找到家的感觉。

    位于牛街庄的“刘家火塘牛肉”,常常能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这两个空姐可以说是这里的铁杆粉丝,落地后的第一餐便是1.2公斤牛肉。

    “平均每人六公两牛肉?”看到旁边一桌两美女点菜,小杜惊叹有人打破了他每顿半公斤的记录。用刘兴炜的话说,正是源于对这个信念的坚守,促使了“刘家火塘牛肉”的不断发展。

    “我们坚守传统,用真材实料做好菜。公司所有店面使用的食材均为公司统一采购和配送,在保证食品安全的同时,消费者在每一个店都能品尝到同一种味道。”

    就拿牛肉来说,云南卓容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用的牛从来不去饲养场采购,而是专门有几个员工开着车走村串户从农户手里买壮牛,确保了所用牛肉不是饲料养殖。

    每年花椒收获季节,巧家的大寨、茂租、红山、东坪、小河等乡镇都能见到卓容人的身影,收购,晒干,包装,入库到发往各店,卓容公司有着一整套严格的流程。

    昭通合伙人演绎新版传奇

    “约起,约起。”刚下班的老D就在朋友圈里叫开了。“走嘛,方成那里。”朋友一拍即合,便开车直奔安宁而去。

    选择跑路程二三十分钟吃顿饭还有另一个原因,虽是死党但自从方成开餐厅后的3年里他们没见过面,他想解开朋友大跨度转行的原因。

    汽车刚驶过去温泉的牌坊,走进“悦烤越香”。“饿了就先吃点烤串,等他们忙完再一起吃。”见朋友到来方成安排着。

    “味道不错嘛。”“这是正宗的昭通烤串,我们的味道不敢说昆明第一,第二还是敢说呢。”服务员满脸的自信。

    看见正为新菜品拍照的刘兴炜,老D指着方成问:“你们是合伙人?”“是啊,我们公司的主要股东全是昭通人。”刘兴炜笑道,方成是从汽车销售业过来,还有公务员辞职转行来的呢。

    在卓容公司,每位员工都拥有良好的发展平台,只要干得好可申请当组长,组长可申请当店长。“到了店长就可以入股,没钱的公司借给他。现在公司股东很多,每个店都有一个。”用刘兴炜的话说,卓容公司就是昭通合伙人。

    七彩云南不仅能给游客填饱眼福,还能填饱他们的肚子。内蒙古游客小张对“刘家火塘牛肉”赞口不绝,他虽学会告别,但低估了对美味想念。回到家乡后日夜思念美味的他专程带领家人来品尝,最后干脆把这店“搬”回了内蒙古。

    事实上,“刘家火塘牛肉”的野心并不止如此,刘兴炜要把它打造成云南餐饮业最具代表的金牌火锅。

    卓容公司没做任何宣传,全凭口碑相传,现已在云南、湖北、新疆、安徽、内蒙古等地布局了30余家直营店和加盟店,均取得了不错的业绩。解决了近1000人的就业问题。

    这些餐厅在推动云南美食走出彩云之南的同时,也展现了原汁原味的云南原生态食材,深受所在地食客的青睐,进一步树立了云南味道的良好形象。

    这次刘兴炜再次举棋落子,“牛五郎清真园”问世。兄弟姐妹中他排行老五,又取刘字的同音牛,牛五郎之名来得那么顺其自然。

    从卓容公司近年来在昆明开设的餐厅来看,选址均位于市民居住集中地,每个店覆盖范围在3公里以内,从而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吃到自己想吃的美食。

    最新面世的“牛五郎清真园”紧贴民生,瞄准大众市场,让老百姓消费得起,价格既亲民又让人能够感受到家的温暖。刘兴炜透露,两年内他要让“牛五郎清真园”在昆明遍地开花。

责任编辑: 郭云旗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08623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经济网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经济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